首页善村新闻网>综合>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⑩张配银:我是一个铁道兵

寻访红色记忆 礼献七十华诞⑩张配银:我是一个铁道兵

2019-11-07 17:04:21 阅读量:2070 作者:匿名

编者按: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国有党员448.8万人。他们是“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的早期实践者,是新中国成立的基石。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稳定的生活和和平的时代。在济南,有许多老党员和退伍军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入党了。他们对革命事业充满乐观,对党和国家极其忠诚。经历了战火的洗礼后,他们要么回到家乡,要么定居下来过充实的生活,总是以党员的高度要求自己。他们对新中国成立的贡献应该为世人所知和铭记。济南市民谢强热情洋溢,节假日期间在荔城区看望了27名这样的老党员和老战士,并将他们的事迹编成图片和文字材料。我希望通过我的工作,能够记录这些革命先辈的先进事迹,挖掘他们的精神内涵,挖掘我们周围“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牢记使命”的革命模式,并为祖国70岁生日献上一份礼物。

寻找红色记忆,庆祝参加70周年

我是钢铁侠——张培音

□作者的解决方案得到加强

2018年6月,鲤城区采石街南泉村小麦丰收。所有的小山都覆盖着金黄色。轰鸣的收割机在田野间穿梭。一把金色的小麦承载着村民们的希望和期望。在夏日的阳光下,它极其明亮和华丽。

小麦收获后,剩余的麦秆在农村人眼里也很有价值。它可用于烹饪、喂养牲畜和沤制肥料。因此,位于道路、家门和广场等公共区域的库加吉到处都堆满了麦秸堆。由于麦秸又轻又滑,山里的小风“锻炼了它的筋骨”,麦秸会飞得到处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已经成为农村肮脏和贫困环境的主要来源。

济南是全国的文明城市。这张名片来的不容易,所以我们应该更加珍惜它。文明不仅需要擦亮城市的街道和小巷,还需要特别关注传统的农村地区,那里的卫生条件总是很差。历城区蔡氏街作为济南市的东门,把清理农村“三堆”(秸秆、粪便、垃圾)作为农村文明整治和恢复的重点。

南泉村把整个村子分成“三大堆”进行清理。责任在于人民。对于老年人或五保户中年龄较大、行动不便的,村里将安排统一人员进行清理。但是对于89岁的张培炎来说,他不仅没有让别人帮他,而且还主动承担了组织工作,主动动员村民们先清扫“门前雪”,并在此基础上积极帮助村里清理一些公共区域。最后,村里的“三桩”清扫工作顺利完成。

“张培炎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确实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他不仅没有给村里带来任何麻烦,而且还主动帮助解决各种困难问题,为群众做思想工作,特别是说服那些行动迟缓的村民们带着感情、理解原因、认真而认真地去做。”村干部刘怀强感慨万千地回忆起当时的工作。“他是村里的老党员。他是第一个双手赞成一切有利于村里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东西的人。他的个人声望也很高,村民们非常信服。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位老党员的风格和风采。”

张培音,蔡氏街南泉村人,生于1930年。他今年89岁了。他于1948年参军,1949年入党,1957年4月复员。他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前的老党员,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前的老兵。

1948年6月的一天,几个部队和地方领导人来到南泉村。一方面,他们向老百姓宣传党的政策和在前线不断胜利的好消息。另一方面,他们还动员村里的年轻人积极加入人民军队,为解放全中国作出贡献。当他们来到张培炎的家时,他们一眼就看中了这个18岁的年轻人,他身体强壮,士气高昂。

就这样,张培炎和他村里的六个小伙伴,怀着“打倒反动派,解放全中国”的革命理想和信念,毫不犹豫地走上了参军的道路。

当时,南泉村属于章丘县,我们士兵直接去章丘独立营接受军事训练,学习部队纪律,了解前线作战情况张培音说道。

加入独立营后,张培音珍惜每一个学习和训练的机会。他比别人练习的次数多,学习的时间也长。这些都是他自己设置的“小范围”。只要他看到训练场里有训练,他就站在一边,跟着他的手势和学习。他积极训练,热爱学习的绩效领导都看到并记得他,并将他列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发展目标。1949年,张培因学习好、工作好、表现好,通过介绍上级领导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我们经常参加学习研讨会。在会议上,我们谈论我们做得有多好,总结我们的得失。每个人都必须大声说出来。同志们必须互相提供建议。他们还需要批评自己,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张培炎说,“我们经常帮助人们在田里劳动和收割庄稼。党员必须做更多的工作。他们必须永远记住为人民服务。人民是党的坚强后盾。”

“根据战争的需要,独立营在49年内分裂。两个营向南去了,但我留下来了,然后部队就不战斗了。后来,当上级要求每个县只保留一个连的部队时,我被分配到石家庄,加入了铁道兵。”

张培音在石家庄铁道兵训练营首次研究铁路、桥涵的建设和维护。军队领导看到他身体健康,也让他学习体育知识,参加体育训练。对于一个教育水平不高的人来说,很难学到高度专业化的铁路建设知识。然而,张培炎知道,自从他来到铁道兵,他很可能会在他的生活中加入铁路。铁路不仅是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运输载体,也是部队运输部队和物资的战略性国防设施。修建新铁路线和维护旧铁路线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所以他利用业余时间努力学习铁路知识。如果他不明白,他就去找教官征求意见,并和他的同志们讨论。在石家庄的那一年,他很快学会了道路建设和道路保护的知识和技能。

“1950年,军队受命修建同浦铁路,我去了山西大同,主要是为了修建同浦铁路(太原至大同)的北段之一。北部总长度超过350公里。一家公司被分配了一部分任务,当铁路完工时,每家公司都被连接起来。”张培因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阎锡山最初为自己的部队修建了从北到大同、从南到山西运城的同浦铁路。为了不让其他列车进入,他专门修建了1米宽的铁路,标准是1.43米。”

“我参与了地形勘探,我还做了推石头、运输铁轨和铺路等工作。公司和公司竞相修建道路,看谁能快速而好地完成。我运用了当时在石家庄学到的所有知识,同浦铁路于1951年8月通车。”

据史料记载,太原解放于1949年4月24日,大同解放于5月1日,太原铁路局成立于6月7日,山西铁路修复指挥部成立于11月6日。太原铁路局成立北同铺工程队,负责铁路抢修工作。从11月开始,一支铁路部队开始修复皇后公园至新县的118公里线路(80公里)和新县至石家岗的支线(38公里,现为新河支线)。从1950年3月到6月,一支铁路部队负责修复从王萍到朔州的线路和桥梁。1950年8月至1951年7月,太原铁路局工程队、衡阳铁路局桥梁队、天津铁路局朔县工程办公室因坡度大、弯道多、桥梁损坏严重、维修难度大,对新乡至朔县段进行了修复并通车。此时,王萍至新乡段全部修复并通车。1951年8月2日,北同浦铁路通车。当时,铁道部部长腾戴源亲自剪彩。

中国人民解放军铁路部队是一支铁路工程技术力量。其前身是1945年8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东北组建的武装道路保护部队,后来改为东北民主联盟的道路保护部队。1953年9月,中央军委决定成立铁路兵团领导机构,铁路兵团作为一个单位正式参军。1954年3月,铁路指挥部在北京成立。高峰期,铁路总队总兵力超过40万人,先后修建鹰厦铁路、成昆铁路、青藏铁路、北京地铁等大型铁路。1982年4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军委宣布:“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取消铁路部队制度,并入铁道部。”12月6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正式发布了关于铁路部队并入铁道部的决定。1983年2月1日,铁路部队党委和机构合并为铁道部党委和机构。到目前为止,铁路兵团党委机关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同年10月1日,铁道兵正式归铁道部组织领导,成立为铁道部第11至20工程局。

“每座山都在水中凿一条路、一座桥,在铁兵面前没有危险。有风,有雨,有风,铁兵没有困难。他们将坚持这一革命精神,为建设现代化、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做出更大贡献。”1978年7月4日,为纪念铁路兵团成立30周年,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元帅亲笔题字,这是铁路兵团战斗生活的真实写照,是对铁路兵团伟大成就的高度赞扬,也是对铁路兵团精神的精辟总结。

张培因说,铁路建成后,他接到了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命令。他也报名参加了这场战争,但后来他的上司因为其他工作安排没有去朝鲜。他们的一批部队到达绥远(绥远于1954年3月5日被废除,并入内蒙古自治区)。原绥远省主要包括山西省北部内蒙古中部的部分地区)。他听说许多铁路部队去朝鲜战场为志愿者修建铁路和桥梁。

张培因在绥远的主要任务是照管铁路、桥梁和涵洞,以确保铁路线的顺利运营。据他说,当时绥远地区还有国民党军队的残余。这些残余分子藏在山野,与当地土匪勾结。他想尽一切办法摧毁铁路、公路和桥梁,并故意制造恶性事件来破坏来之不易的和平环境。因此,军队也有责任消灭国民党军队和土匪的残余。

“在绥远呆了一年多之后,我们负责守卫的道路没有被破坏,任务已经圆满完成。

根据张培炎的回忆,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参战的第二野战军回到了中国。他的部队来到大连加入返乡部队,属于第二野战军。当时,他担任训练营的排长。他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学习知识、军事和技能。他在大连呆了将近五年,直到退休回家。

由于关于铁兵的历史记录相对较少,人们对这支特殊的武装部队知之甚少。铁军、老铁和黑劳铁被称为铁军的战友,反映了他们艰苦的战斗环境。为了确保铁路的畅通和完整,他们表现出与铁一样的意志。

1957年复员回国后,张培因成为该支部的一员。当时,南泉村已经属于历城县。

近年来,虽然张培炎年纪很大,但只要他在村里开党员大会,组织党员审议日,只要身体允许,他就会积极参加。在涉及群众利益和村里集体决策的重大问题上,他将实事求是地发表意见,千方百计维护群众利益。村干部刘怀强说,他(张培音)总是严格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他凡事都以身作则,从不根据自己的身份向村子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他不给村子和他的上级任何问题。村子里的成员都受他精神的影响。村里两个委员会的内部,成员和委员一直都是清正廉明的。一些青年党员的思想意识也有了很大提高。

张培音对他的孩子也很严格。他的小儿子张天森也是一名老兵,已经入党了。在他的门口挂着两个“光荣家庭”的标志和一个“共产家庭”的红色标志,上面赫然写着“张培音和张天森”的名字。

(本文的基本材料基于有关各方的口头安排。请纠正内容和事实之间的任何差异。)

快乐8下注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