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善村新闻网>文化>《陈情令》的知己情,与高山流水含而不露的伯牙子期一脉相承,是

《陈情令》的知己情,与高山流水含而不露的伯牙子期一脉相承,是

2019-11-03 09:28:15 阅读量:2481 作者:匿名

《陈清玲》是今年下半年的一部热门电视剧。豆瓣的收视率为570,000,这使它成为豆瓣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戏剧,超过了之前广受好评的经典戏剧《火中涅槃》(356,000)。从这可以看出受欢迎程度。

作为一部古老的仙剧,《陈清玲》包含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的表达方式,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表达方式来自一个以90后为主体的年轻团队。可以说,该剧反映了90后对中国文化传统的理解、继承和想象。这种想象与历史不符——与《长安十二小时》中的现实表达相比,陈清陵中的古代中国更令人愉悦。剧中美丽的人物、道具、场景和音乐并不局限于某个特定的朝代,而是从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化长河中汲取代表性元素,然后融入当代流行元素,这是当代的一种古色古香的风格。中国人对古体风格并不陌生,但对于70/80年代的人来说,古体风格(当时被称为“中国式风格”)仍停留在欣赏的水平,而90年代的人则更多地将古体风格带入他们自己的生活。仿古文化不仅是90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回顾,也反映了他们对传统文化的信心和在当代生活中复兴传统文化的努力。

情感:看不见的高山流水

中国文化传统在《陈清陵》中的表达首先体现在剧中人物的情感表达和精神塑造上,侧重于一种高山流水、隐晦的中国式情感的表达。这表明90后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不仅局限于外在形式,还具有内在精神,显示了年轻一代对传统文化的信心和传承。

至于剧中的两个主要人物魏武贤和兰展之间的关系,主要创作者给出了“知心朋友”的位置。与江湖精神中的“兄弟之爱”相比,知己之爱强调精神上的交流和理解,并以同样的目标为重。“生命中有一个知心朋友就足够了”。从在高山流水中遇到知心朋友的俞伯牙和钟子期,到笑傲江湖的刘正风和曲阳,知心朋友作为中国友谊的最高境界,一直受到高度尊重。魏武贤和兰湛是志同道合的知心朋友。他们都有强烈的正义感,共同树立锄强扶弱的理想。为了正义,魏武贤宁愿脱离不朽的正派,保护文氏、弱者和老人,面对以金为代表的不朽的正派的残酷行为,金在推翻文氏后折磨并杀害了文氏。虽然兰战当时无法站在他一边,但他怀疑神仙教所说的善恶黑白。魏武贤死后,他对当时的犹豫感到懊悔,于是他投胎后与魏武贤并肩作战,捍卫自己心中的正义。

中国人的情感表达也是这部戏感人的部分。剧中的亲情充分反映了中国人相爱但不表露出来的情感特征。像蒋成和魏武贤这样典型的人,蒋成心里一直关心着魏武贤,甚至为了救他丢掉身体便当面而不顾,但不仅从不表示关心,而且还以毒舌式语言来刺激对方;魏武贤也是如此。他把金丸给了蒋成,从而失去了继续修炼不朽道的可能性。然而,他从未告诉江成。此外,还有姜瑜对妹妹和哥哥聂明觉和聂怀生的感情,以及姜凤眠和玉子风筝之间的爱情,这些都很感人。尤其是江风眠和玉子死后紧握风筝的场景,是剧中最催人泪下的场景之一。

角色:知道你不能做什么

剧中的主人公有着“二级”少年的热血气质,这种热血和执着体现了儒家传统“知道自己做不到”和“虽然有一千万人,但我已经过去”的精神和品格。

英雄魏武贤小时候被蒋家收养。江的家庭格言是“知道你不能做什么”,这对魏武贤影响很大。他有清晰的正义感和强烈的反抗精神。听完温的训练后,他继续反抗温的残忍,包括帮助被温折磨的蓝战和为了救他而放弃生命后被烙铁肢解的棉棉。温死后,他反抗了所谓高尚正派的人对温无辜弱者的残酷。对他来说,正义的标准不是身份标签,而是他的行为是否恰当,尽管他对正义的坚持让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兰湛是一个贵族家庭的典范。他从不越界,但他从不逃避维护正义。虽然在一战不眠中,他没有站在魏武贤一边,但他受到了蓝衣军团300点鞭笞禁令的惩罚,以保护他免受各种贵族和正派家庭的伤害。16年后再次见到魏武贤后,他已经对案情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当魏武贤在金陵台再次被高贵正派的人驱逐时,兰战毫不犹豫地与他站在一起。

此外,兰欢在蓝家被烧毁时拿走了他的图书馆,并保留了蓝家的基础。当温家强迫王焦玲交出魏武贤时,玉子元愤怒地攻击了他,并以宁死不屈的态度保护了魏武贤和其他阴谋。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中国的骑士精神和正直。

意境:像山水画一样,慢慢展开。

除了中国精神和中国情感之外,陈清玲还有一种中国的审美情趣。无论是场景还是道具,它都力求让观众体会到中国山水画水平卷轴式的审美趣味。

首先引起注意的是剧中的场景和文化路径的设计。例如,对于金、兰、江、文、聂五大家族来说,剧中使用了金、木、水、火、土的概念来设计他们的住所和服饰,使每个家族都有独特的文化个性。金的家庭富裕而奢侈。家庭装饰是牡丹,主色是黄金。云梦江一家顺应自然,生活在碧水环绕的荷花码头。家庭装饰是九瓣莲花,主色是紫色。顾苏的蓝色家庭优雅优雅。透过这些云,我怎么知道呢?她住的地方安静优雅。家庭装饰是卷云,主色是蓝色。文家在岐山,他的家很庄严,他居住的天空又高又奇怪。家庭线是太阳线,主色是红色。清河的聂家又冷又难住。家族线条是动物线条,主色是青色和灰色。

特定场景也是如此。在这部电影中,从上到下,从远到近的场景经常被用来展示五个家庭的住宅,就像一幅慢慢展开的画卷。当年轻的魏武贤和江成回到莲花码头时,摄像机逐渐将船上的两个人从波光粼粼的水面、盛开的莲花和无数绿色的山峰上推了出来。他们跟着这两个人走上码头的木板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营造出像世外桃源一样美丽的氛围。剧中的许多场景甚至可以用诗歌来概括。当魏武贤看到兰湛从远处看着桥上的月亮时,他心里有一种感觉。这一幕让观众感受到卞支林《破碎的篇章》的意境。当魏武贤在夜市转过身来,看到蓝山站在一个卖灯笼的人面前看着他的场景时,一个观众接二连三地点击辛弃疾的名言:突然回头,那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

音乐也是陈清玲的亮点。剧中的音乐是由著名音乐家林海创作的,他曾为《大明宫词》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作曲。林海将古色古香的元素与流行音乐相结合,精心创作出接近剧情节、人物和风格的音乐,从而达到声与画相结合、相得益彰的效果。例如主题曲《无拘无束》(Uncapsule)使用了大量古老的竖琴和笛子,这不仅符合人物体验,而且具有浓厚的古典气息。根据剧情,随机精神拷贝(Random Spirit Copy)增加了相当东方的日本流行元素。兰展问及精神时,林海根据演员的手势随机安排音乐,这与画面完全融为一体。此外,林海还为剧中的主要人物创作了角色歌曲。每首歌都反映了人物的性格、经历和情绪,并由扮演角色的演员演唱,这就有了判断《红楼梦》人物的意义。

作者:周文平(广州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编辑:郭朝浩责任编辑:王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