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善村新闻网>娱乐>粉丝凌晨四点排队,张艺谋成平遥国际电影展“人气王”

粉丝凌晨四点排队,张艺谋成平遥国际电影展“人气王”

2019-10-28 14:20:38 阅读量:4974 作者:匿名

凌晨4点有一队影迷在等着这场演出,由于人数众多,活动暂时从影院大厅改为室外剧场,1500个座位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目前正在举办的2019平遥国际电影展,迎来了三年来最受欢迎的电影人张艺谋。在与电影节发起人贾张克的对话中,老谋子说,为了在每一部作品中有所创新,他不能害怕批评,假装是一个大师来保持头脑年轻。他还呼吁年轻的编剧为自己写更多好的剧本。

谈论现状

“如果你做你喜欢的事,你就不会累。”

张艺谋的最新身份是刚刚结束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的首席导演。活动结束后,张艺谋坐在天安门广场台阶上的照片传到了社交网站。在照片中,他静静地看着表演,一丝疲惫集中在他的注意力上。

当被问及这张照片时,张艺谋笑着说,那天晚上他和他的工作人员确实拍了很多照片,尤其是在联欢会开始之前,长安街空无一人,这让他深感震惊。“这次我为祖国的生日工作了半年多。许多人努力工作,排练了一整夜。成千上万的人大声歌唱,一个人一生中能有多少次这样的经历?”

至于网民对他是否太累的担忧,张艺谋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不累”,并表示这样的工作强度对他来说是正常的。“我这个人俗话说生活艰苦,总是喜欢创造。除了电影,我还做很多大型活动,舞台剧和各种各样的事情。事实上,如果你做你喜欢的,你就不会累。其他人看起来很累,但你并不累。”

国庆节后,张艺谋将推出三部新电影,其中《一秒钟》和《坚如磐石》已经完成,另一部《悬崖绝壁》(Over Cliff)预计将于年底推出。他说这三部电影是他以前从未尝试过的类型,并希望他的作品能尽可能多样化。“一秒钟是我写给电影的情书,是我对青春的回忆,故事是我自己写的。”《坚如磐石》是我的第一部警察电影。我称之为“顽固的警察强盗”。这是非常城市和冷酷的现实主义。间谍电影《悬崖上》是在中国东北的向雪拍摄的。它有一种冰雪的气氛,紧张的悬念,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关系,体现人性的魅力。它在视觉上也很独特,而且会不断下雪。”

回忆过去

"那时候我是个相当的先驱。"

在贾张克的提问下,张艺谋谈到了他导演生涯中的几部重要作品,包括他一直不愿提及的《代码美洲虎》。贾张克认为,张艺谋从1989年开始练习商业电影。对此,张艺谋打趣道,“我是一个相当的先锋。”

他回忆说,拍完《红高粱》后,顾长伟的一个朋友想为他投资一部电影。当他看到剧本,看到劫持主题,有行动,有涉及台湾的背景时,他开始感兴趣。“当时没有生意或商业,但现在似乎是一种新的尝试。这部电影后来不太成功,直到今天也可能不一样。”

《大红灯笼高高挂》改编自苏童的小说,充分展现了中国传统建筑及其背后的文化之美。“乔家大院的设计类似于一个两层的平台。一天,我坐在二楼往下看,想着如何拍照,如何作曲。突然,我看到一条正方形的透视线,非常严格。出现了“没有规则,就没有农村”的字眼。因此,“规则”这个词成了这部电影的主题。灯光的照明和封闭,每天晚上庭院里的仪式旋转和循环构成了电影无处不在的隐喻和视觉风格。“大红灯笼高高挂”有点像“红高粱”的反义词。后者是一种自由、狂野和非传统的天性。前者是一种纪律性、压抑和不断奋斗的感觉。"

贾张克称赞《秋菊的故事》是中国最早用纪实手法展现现实的电影。张艺谋自嘲说,“那时候应该是中国偷拍大师,比狗仔队早得多。”他说拍摄这部电影时,他直接放弃了剧本,每天只有一个大纲。几句话后,他偷偷拍了这部电影。“我们有两组摄影师,藏在宝鸡城乡结合部的不同藏身处,把一个纸箱放在一边。半夜四五点钟,两位摄影师走进来,穿上尿布,拿了水和馒头,在盒子上开了两个洞,用黑布堵住,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打开了相机。当演员们换上戏服时,每个人都认不出他们了。副导演带他们穿过舞台,假装找到了某人,然后让演员们走了。录音是预先在各种建筑上悬挂小麦克风。”

对于被广泛认为是中国电影大片时代开端的《英雄》,张艺谋直言不讳地说这部作品是“无意的”。电影制作时,李安的《卧虎藏龙》诞生了。张艺谋原本打算放弃,但在制片人江志强的坚持下,他接受了。后来他问张艺谋,你想要梁朝伟、张曼玉,最后,你想要李连杰吗...阵容和投资呈指数级增长。为了美观,系列中的马被烤成黑色,创造了这部里程碑式的电影。“我没想到《英雄》发行后会成为一个大话题。当时,全年总票房超过8亿元,我们占了2.5亿元。从今天的票房成绩来看,这相当于每部电影的票房超过100亿元,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谈论未来

"请给我提供一个好剧本。"

张艺谋总结了多年来的创作过程,用一句“不奇怪,但死无止境”来总结自己。他希望他能在每一部作品中表现出创新和独特。“在得到一个剧本或故事后,我想说如何讲述这个故事。哪些激动人心的事情能让观众感到创新,包括做各种大型活动。这可能与一个人的个性有关。”

在拍摄《红高粱》时,作曲家赵继平只设计了一个唢呐,但张艺谋并不满意。他说他可以把几十个唢呐放在一起。赵继平说太吵了。张艺谋说我们得制造噪音,所以他终于一起吹唢呐了。“从那以后,我养成了寻求创新的习惯。有时候真的没有办法讲故事,只有图片、图片和形式。我总是希望有所不同,即使这种不同受到别人的攻击和批评。我也不太珍惜自己,也不假装是主人。我仍然希望我能保持头脑年轻。制作成熟完美的作品并不容易,但要追求一个人想要表达的特征和感觉却很难。”

张艺谋把自己定义为一名专业导演,用图片讲故事,习惯于形象思维。“如果一个专业导演大部分时间都是写作和导演,那么节奏将会很慢。为了充分发挥我们的优势,请给我一个好的剧本,这样我就可以拍更多的电影。”在张艺谋看来,中国电影现在最需要的是优秀的编剧。他希望他能遇到各种好的剧本,并把它们拍出来。“它更自由、更感性。”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

作者:袁运儿

制片人:李宏彦

编辑:牛春梅

流程编辑:吴越